贵州省:“汇信行”案件中冻结止付资金为何不能阳光公示?母婴

/ / 2015-10-25
轰动全国的贵州省汇信行七鑫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早已因赵**、王**、何**、张**、郭**、张**、周**、夏**等被贵州省都匀市人民法院和贵州省黔南市布依族苗族自治...

轰动全国的贵州省“汇信行”“七鑫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早已因赵**、王**、何**、张**、郭**、张**、周**、夏**等被贵州省都匀市人民法院和贵州省黔南市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和裁定而尘埃落定。分布在全省各地、各级、各区域的出资人(受害人)的本金和利息损失至今没有获得?贵州省有关部门对外公布冻结止付的资金是9500万元?出资人(受害人)汇总的证据是几个亿?期间的症结在哪?贵州省有关部门为何对该笔资金不阳光公示呢?带着这个问题,记者又飞赴到贵州省的首府贵阳进行采访。

12月2日,记者在贵阳一家宾馆对“汇信行”案的出资人(受害人)进行了专访:我们这些投资人目前的资金已经被冻结止付,但我们不知道具体数额?政府应当采用阳光公示的办法按照实事求是的原则公示这笔款项,而之所以不公示我认为有两种可能:第一是不想全数退还;第二由于已经挪用截留,已经无法全额退还,这里边存在着贪腐问题,我希望贵州省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该冻结止付资金的清退工作,给各位出资者一个交代。

贵州省:“汇信行”案件中冻结止付资金为何不能阳光公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出资人向记者出示了一份2017年11月30日六枝特区人民法院的《通知》,该《通知》载明:汇信行游志勇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受害者:请务必于2017年12月2日前将身份证复印件交到本人所在社区,逾期不交后果自负。特此通知,联系人冯**。

针对该《通知》,记者求证了一位知情人(经录音整理):该六枝特区人民法院的通知,首先没有说明交身份证复印件之用途,怎么能谈后果自负问题呢,因为法院没有权利强制受害人接受完全不清楚的清退方案。 

贵州省:“汇信行”案件中冻结止付资金为何不能阳光公示?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就人民法院贯彻落实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加强金融审判工作,保障经济和金融良性循环健康发展提出了30项意见。

其中就非法集资案件审理问题,表述中改变了过去“非法集资参与人”的法律概念,而明确为“被害人”这一重要法律关系。并强调指出,“切实保障被害人的合法权益,有效维护社会稳定。” 最高院原文内容如下:

“非法集资行为危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和社会稳定,打击惩治非法集资行为是防范金融风险的重点。《意见》要求,要依法公正高效审理非法集资案件,持续保持对非法集资犯罪打击的高压态势。针对非法集资犯罪案件参与人数多,涉案金额大,波及面广、行业和区域相对集中的特点,加强与职能机关、地方政府的信息沟通和协调配合,提升处置效果,切实保障被害人的合法权益,有效维护社会稳定。”

贵州省:“汇信行”案件中冻结止付资金为何不能阳光公示?

 

记者通过渠道调取了“汇信行”出资人(受害人)写的不署名文章:

《大山深处万人受者害的呐喊》

"汇信行"一案自2016年3月以来经过4次曝光,先后揭示了该案的真相以及都匀公检法在办案中对重大嫌疑人的遗漏,从而导致案件中7.2亿资金面临可能无法收回、1.5万受害人也将血本无归的风险。

近期,贵州省某些部门对此案似乎有了一些"想解决"的意願。

今年四月在都匀法院外贴出一张既没有署名单位也没有单位印章的"汇信行清退案件须知(须知见下图),"须知"中的"把受害人称之为集知参与人"。

在之前的曝光中已明确提到:受害人是通过汇信行这一中介平台公司,把自己的资金借给了项目方(即第三方),并和第三方签订了出借合同且持有第三方得到款项的收据。这些都表明受害人和第三方是借贷关系,受害人就是出借人。因此"集资参与人"的提法令广大受害人不能接受并拒绝在这份"须知"上签名。

贵州省:“汇信行”案件中冻结止付资金为何不能阳光公示?

 

紧接着七月以后在农里县、盘县、贵阳等地区发布了登记及签名通告,将通告中的"集资参与人"改成了"投资人"(见下图)。那就让我们看一看"投资人"和"出借人"的区别吧。

投资是要承担所投资项目的经营风险的,如果项目无营利或者亏损,都是要由投资者承担的,并且在投资项目结束以前,投资者在经全体投资人同意前不得擅自撤回投资; 借款则不同,借款是债务,要借入人承担还本付息义务的,借出人不承担投资失败的责任。

很显然政府有关部门在玩文字游戏。但群众并不象他们想象的那么无知,这次的签名同样不会很顺利。

贵州省:“汇信行”案件中冻结止付资金为何不能阳光公示?

 

1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