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儿童早期发展四准则媒体

/ / 2015-10-25
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詹姆斯赫克曼(James Heckman)对1980年代牙买加针对生长发育迟缓的幼儿的一个项目大加赞赏。受过训练的健康助理们走访贫困家庭的母亲们,每周花1...

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詹姆斯赫克曼(James Heckman)对1980年代牙买加针对生长发育迟缓的幼儿的一个项目大加赞赏。受过训练的健康助理们走访贫困家庭的母亲们,每周花1小时指导她们如何通过玩耍来刺激孩子。

由英国研究人员萨利格兰瑟姆-麦格雷戈(Sally Grantham-McGregor)负责的那项干预行动很简单,但改变了那些学步儿童的人生道路。对他们进入成年后的跟踪调查表明,相比根据他们的出身所能够作出的预测,他们在学校表现得更好,薪资更高,并拥有更好的心理社会技能。他们还不那么倾向于犯罪。

简言之,在孩子还小的时候培训其父母似乎是解决众多社会问题的灵丹妙药。“这类项目成本低,有效,而且不需要大型基础设施,”赫克曼教授说。73岁的他在家乡的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执掌着“人类发展经济学中心”(Center for the Economics of Human Development)。

2000年,赫克曼教授凭借其在微观经济学领域的研究成果,与丹尼尔麦克法登(Daniel McFadden)共同获得了诺贝尔奖。从那以后,他将自己的专长应用于儿童早期发展(ECD)领域,其理论前提是,试图影响一个人的人生轨迹的最佳时间是在3岁之前,那时大脑仍在发育中,可塑性较强。在儿童发育早期采取简单步骤,可以改变孩子的未来。

赫克曼教授估计,另一项儿童早期发展计划——1960年代针对密歇根州非裔美国儿童实行的的高质量的佩里学前教育研究计划(Perry Preschool Program Study)——所投入的每1美元给社会带来了7美元至12美元的回报。相比未参加该计划的同龄人,参与者长大后对福利的依赖更低,犯罪更少,也更有成就。简言之,学前教育被证明比大学或监狱更具成本效益。

儿童早期发展是一种难得的政策,能让左翼(厌恶不平等)和右翼(讨厌资助无所事事的成年人)的政策制定者都感到振奋。这些都不错——但如何以最佳方式促进儿童早期发展呢?几乎没有人比赫克曼教授对这个问题思考得更加深入。

“基本上,这一领域被推崇者占领了,”他抱怨道:“很多人投了钱。”他说,有证据表明,许多项目并没有“一些人曾经希望的那样强大”。赫克曼教授急于找出其中的原因。他收集了一些早教项目的数据——经常是跟踪至参加者长大成人——以了解什么是有效的。聆听他的一席话,可以提炼出有关儿童早期发展的四条经验。

仅针对弱势儿童

第一条经验是让项目仅仅盯住弱势儿童。大多数条件好的父母已明白——从他们自己的生活经历或育儿书中——他们应该给孩子读书讲故事,和孩子一起玩。赫克曼教授解释称,他们有经济能力为孩子提供健康食品,并在孩子出生之前就开始胎教。

然而,赫克曼教授说,对许多较贫穷的父母来说,“给孩子读书讲故事,刺激孩子,无论多么符合常理,都是一种新发现”。不过,由于几乎所有父母都迫切希望自己的孩子茁壮成长,所以大多数人在得到建议后会认真听取。相关的小窍门往往很简单:比如,坐在地板上和孩子玩,让孩子能够看到你的脸,以便学到更多东西。

对定向项目的信念使赫克曼教授对纽约去年宣布的“幼稚”计划持怀疑态度,该计划要向所有三岁儿童免费提供学前教育。他说:“针对所有儿童的理由只是政治上的,”免费的学前教育不仅对更贫困的儿童、而且对更贫困的父母最具效益——后者可以利用多出的时间获得教育,或为家里挣更多钱。

1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