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冲突阴霾下,谁在投资以色列?媒体

/ / 2015-10-25
1月中下旬,巴以冲突继续扑朔迷离之际,我在以色列采访游历两周,感受被危机笼罩的以色列人的生活,以及最近些年,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日益紧密的中以关系。...

1月中下旬,巴以冲突继续扑朔迷离之际,我在以色列采访游历两周,感受被危机笼罩的以色列人的生活,以及最近些年,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日益紧密的中以关系。

支持“两国方案”的人似乎少了

在以色列,随处可见真枪荷弹的士兵和特警。耶路撒冷的公交车上,我旁边站着背着长枪的士兵,不过,他和普通乘客没有区别,也要接受检票。他戴着耳机,似乎在听歌。在前往以色列第三大城市海法的长途大巴上,我身后坐着两位持枪的士兵,他们并非正襟危坐,而是东倒西歪,睡着了的样子。为能够及时应对自杀式袭击,以色列法律要求所有现役士兵在没执行任务时也要枪不离身。在耶路撒冷老城区,我看到温和的士兵们正热情地和中国游客合影。后来,再见到士兵和枪,我几乎已经无感了。

1月23日上午,在耶路撒冷著名景区“哭墙”及其周围,我遇到众多士兵,而且原本向游客开放的圣殿山也临时关闭。一打听才知道,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到访耶路撒冷,此时正在触摸哭墙祷告。之前,因美国总统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决定将美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导致巴以问题更加复杂化。据说,彭斯这次来访是为了缓和中东矛盾。

几天后,当我带着这个疑问采访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之一、以色列著名作家大卫格罗斯曼时,他告诉我,“这个家伙就是个布道者,他喜欢犹太人,因为犹太人对他有用。他认为有世界末日,到时,犹太人会承认自己的过错,都成为基督教徒,之后,耶稣会二次到来等……我是无神论者,我不认为他的观点有助于缓解巴以冲突。并且,他也无法充当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仲裁者。”

巴以和谈进入僵局已有3、4年时间,格罗斯曼表示,最近几年,以色列一直在向右转,左翼要求和平的呼声几乎消失,他解释:“以色列是中东的一个小国家,很脆弱,也正是由于这一点,人们的焦虑和恐惧很容易被引发。”

我在特拉维夫本古里安机场大厅看到了长达几百米的纪念“犹太复国主义”(Zionism)运动120周年汇报展,展览主题是“犹太复国主义是崇高的理想”(Zionism is an an infinite ideal)。这让我想起在耶路撒冷所住Air B&B主人埃里克的经历。上世纪90年代,苏联排犹,苏联经济每况愈下,为了更好的生活,犹太裔的埃里克带着母亲从俄罗斯移民到以色列。埃里克表明自己是犹太人,但并非犹太复国主义者,他并不支持其中的一些意识形态,他希望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能够和平共处。

格罗斯曼一直关注巴以关系、日益升级的中东矛盾等问题,他主张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做出让步,才能实现和平。他支持“两国方案”,即建立一个以色列,一个巴勒斯坦,两国并存,他希望“两国有友好的关系,共同的兴趣,两国人一起做生意,建立联合大学,一起研究冲突的起源,一起举办文学节等。”但他对此并不乐观,“这个梦想很简单,却很难实现。因为,强大的暴力已经令很多以色列人难以摆脱恐惧,恶性循环很难被打破。”

2个月前,由特拉维夫大学塔米斯坦梅兹和平研究中心和巴勒斯坦政策调查研究中心联合发起的调查显示,46%的巴勒斯坦人和46%的以色列犹太人支持“两国方案”,以及40%的巴勒斯坦人和35%的以色列犹太人支持以和平方式解决巴以冲突。较之前一年,这几个数据都有所下降。

1
联系我们